吃鲸鱼的宇宙人

《风的旅程》

这是一部漫步在乡村、关于救赎的影片,悲伤与脆弱笼罩着主人公,还有若有似无的恐慌。如果要用公路片的程式来讨论《风的旅程》,那它不仅仅关于寻找或成长,更不仅仅关于风光,它最迷人的地方在于它的神秘与幻想,而这一切都源自这把“魔鬼手风琴”。影片让观众了解到一种来自异国度的、截然不同的音乐文化,片中所有关于演奏的段落都非常精彩,且绝不重复。琴似武器,斗琴时剑拔弩张;用温柔的手风琴给暴力场景配乐则帮助镜头塑造一种诡异的静止感;还有在素净的大自然中旁若无人地演奏,呈现天人合一的宏大观感;最终再用琴声结束这一整段关于寻找、孤独与死亡的流浪之旅。

《风的旅程》(2009,哥伦比亚 / 荷兰 / 阿根廷 / 德国)

《风的旅程》(2009,哥伦比亚 / 荷兰 / 阿根廷 / 德国)

《X战警》(2000)

《伤心俱乐部》(美国,2000)

《流浪的影子》

理应维持城市运转的阶层毫不作为,底层的人各有各的泥潭深渊,善良驱动着他们相互帮助与救赎,但善良的弱者啊,永远有心无力。影片的拍摄手法比较简单,质感相对粗糙,但很快就会被人物和情节所吸引。导演把很现实、很残酷的社会议题拍成了一个温情又哀伤的故事,透过两个典型辐射到城市中许许多多的流浪者和无业者,他们生存在一个故障的、不健康的城市,求助无门,人人冷漠。西罗·格拉真的是我相当喜欢的一个导演了,他的作品总是能让镜语或剧本带上某种诗意,让现实或是讽刺蒙上些许浪漫。去年出的《候鸟》还没看,但之前的《蛇之拥抱》《流浪的影子》和《风的旅程》都很喜欢。强推他的电影。有点期待今年的...

《流浪的影子》(哥伦比亚,2004)

“In this fucking country, nobody helps eachother.”

“Pleaseforgive me, for my inability to help you.”

《奇迹》(意大利 / 德国,2014)

《美错》

这个巴塞罗那绝对不是伍迪·艾伦镜头中那个让人难忘的美丽城市,暗淡的城市街景,肮脏的城市隐疾,《美错》描绘的是一个丑陋、糟糕的巴塞罗那,像处于末日前夕。而在《午夜巴塞罗那》中饰演风流艺术家的巴登在这里也变成了凄凉、隐忍的单亲父亲兼癌症患者,从一个人物的苦难到一个群体的苦难,悲剧在这里接连上演。郁闷无比的电影,书写痛苦,毫无希望。

《美错》(墨西哥 / 西班牙,2010)

《自由》

很喜欢这部片的另一个中文名《世界尽头,荒凉异境》,主人公确实像被安置在了世界的尽头,这里极度安静,没什么人声,几乎连摄影机也是静止的,但饱和亮丽的美妙画面还有人物通过动作表现出来的情绪变动依然让感官得到享受。观众看的是一个伐木工再普通不过的一天日常,但真正的主角其实是流逝却没有尽头的时间,还有生命的互动。导演似乎无意塑造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神话,反而喜欢在极致静谧的环境中用杀戮或近似杀戮的方式营造一种突兀而迷惑的反差效果。于是,伐木的动作变得可怖,沉浸其中,能够听到死亡的声音。所有的交流与情绪尽在不言中。

《安乐乡》

初看《再见伊甸园》时稍觉沉闷,但在《自由》之后便对利桑德罗·阿隆索的作品产生兴趣,而《安乐乡》则让人觉得他太有意思了。华丽而迷幻的视觉体验,每一个空间都像一件精致的装置艺术品,大自然在招摇,而观众甘之如饴。在拉丁美洲的高山、草原和沙漠,一切光怪陆离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理所当然的诡异,理所当然的离奇,梦亦现实。

《安乐乡》(阿根廷, 2014)

“她就像株生在黑夜里的肉食植物。”

《再见伊甸园》

丛林深处,模糊的绿,时间慢似静止,囚禁与自由无异,平和与杀戮无异,利桑德罗用色彩拍了一次死去的拉美丛林,毫无装饰,毫无波澜。被囚禁过的灵魂走向丛林却没有寻找自由与感受生命的能力,孤寂到极致的灵魂大概就是这样的,他遁入了一场让时间消磨灵魂的苦行。

《我亲爱的甜橙树》(巴西,2012)

《山城里的面包香》

他们生活在怎样的地方?生存在怎样的时代?又经历过怎样的悲喜?这些统统都不知道。在这部片里,时间没有被定格,但今天之后的每一天又都是今天。在这个与世隔绝又满是老人的无名村庄,强烈感受到死亡是那么的近,生气又是那么的死气,只有在那飘满咖啡香和面包香的小店里,还有一丝又一丝的阔达与甜蜜。这部电影就像一个迷路的人在漆黑中努力点燃起星点火光,一个孤独的人倚靠回忆来冲淡愁苦,一个等待死亡的人开启所有感官去感知生活的所有细节,好的坏的他都要知道。他已经戏耍不起来了,他破败,他荒凉,他不是不惧怕死亡,但他还是笑了。

《雨水危机》(墨西哥,2010)

“你呢,丹尼尔,你准备做什么?”

“努力活着,像以前一样。这是我们最擅长的。”

《米花之味》

虽然反映的是现代化和工业文明对农耕文化与家庭结构的冲击,但却不见破败消沉的乡村边寨,而是呈现明媚悦目的田园风光,大自然朴实的力量湮没了所有人造的精巧。可惜的是作为一部少数民族电影,那么丰盛的族群文化与影片的结合却止步于一些文化符号的表象呈现,还不足以给观众一场傣族文化的震撼之旅。

《辣手保姆》

荒谬的青少年恐怖喜剧,是不太好看的那种荒谬,趣味里满是稚气,成长议题很透明,但绝对不是,也不可能是要认真讨论的架势。恶搞跟幽默来势凶猛但也虚有其表,有一种长篇大论快闪而过的尴尬,比起看似妙语连珠实则胡说八道的punchlines, 软色情元素还更有可看性。最后,要看喷洒的血浆,我选择重放电锯惊魂。

《伤心的奶水》(2009,秘鲁)

第二次看才喜欢上的一部片子。

《玛黛努莎》(2006,秘鲁)

《小提琴革命曲》(墨西哥,2005)

“音乐已经没了。”

《比奥莱塔去往天堂》(智利,2011)

“Life is not a party.”

《印度合伙人》

每一次看完印度片都跟自己说再也不看了,每一次又还是会被铺天盖地的称颂点燃起这一次说不定真的很棒的小火苗,去,然后希望再度落空。以主人公被驱逐出村庄为转折点,前半部分看得挺恼火的,后半部分背井离乡的创业明显好了许多,但最后对主人公与妻子以及女配角的情感线处理,又让我瞬间丧失在后半程积累的好感,哪怕最后是开放式的处理,哪怕对暧昧与和好处理得再顺其自然一些,也比最终给人刻意圆满的感觉要好,更不用说最后的衣锦还乡并不意味着真正的理解,因为被接纳的是荣誉。当然,或许这就是社会现实,荣誉就是能带来更多的话语权和行事自由,但这片子显然没有要以反思的姿态来审视这种价值观,一点空间不留,匆忙地...

《网络谜踪》

形式探索这个动作本身我是欣赏的,但“电脑屏幕电影”却让我很难把它跟我认知的“电影”联系起来,尽管它已经被普遍承认是互联网时代下一种新的电影亚类型,但缺乏讲究的场面调度、依赖电脑和其它器械形成的“间接”屏幕,实在是很没有温度。正如即使《网络谜踪》讲的是一个亲情的故事,它给我的感觉依旧是冷冰冰的。而故事也是普通。

《那年阳光灿烂》(智利,2004)

“我要当一个神父。”

“帮助大家,特别是穷人。”

《莱姆豪斯的杀人魔》

有一种淡淡的哥特式优雅,维多利亚时代的气息跟戏剧式表演也很是匹配。作为侦探片,它的情节、悬念和推理都不是很吸引我,侦探想象中的凶案现场还原还是比较有可看性的,但侦查过程没有较量感,破案环节也不惊喜。形式以外乏善可陈,整体美而乏味吧。

《永远的亚马逊》(巴西,2004)

“He is asking you to help them with the film you are making. He wants the world to leave them alone with their tradition. ”

“ When the white men arrived, their stench of garlic and rotten fish was so bad. My ancestors could smell them from across the bay. They brought diseases...

《海王》

纯粹是为了温子仁去看的,虽然是DC宇宙的一支,但片子不怎么发散,对于我这种不甚了解DC的观众而言,在理解故事的层面绝对是轻松的,不会看得云里雾里。喜欢里面的一些桥段,比如一个不爽就把垃圾和战舰从大海吐还给陆上人类,比如“莽夫”吃花的浪漫一下,最喜欢的是三叉戟相关的动作场面,简单,干脆。当然,也完完全全折服于男女主的角色还有演员的美色,虽然常常忍不住岔到雷神和黑寡妇那边去,看着Patrick演的弟弟心心念念的也是驱魔界第一把交椅Mr.沃伦。不过,在电影的开场,当主角旁白自述身世时,其实稍觉幼稚和乏味,包括整条亲情线也是挺机械的,不感动,不感动。最后,还是要表白James,我在鬼片宇宙...

《狗十三》

十三岁的普通少女,她有很多愿望,有的实现了,却是不等价的交换,而有的成为了奢想。她想参加物理小组,她想养一条狗,她想有一双滑轮鞋,她想去看天文展览,她想要父亲公平的、纯粹的、温柔的爱与关注,她想要成长。但她还未来得及思考和享受成长,成长就先一次次地打击她旺盛且勇猛的朝气,直到她习惯退让,妥协投降。她说,“速度快一些,时间就会缩短,时间缩短,人就会成长得快些。”她想要成长,因为她害怕成长。《狗十三》描写的青春是伤痛的,但不是无病也呻吟的惺惺作态,在这种笑里刀剐皮割肉的家庭教育之下,主角内心的无望渗透在所有僵硬的笑容与委屈的泪水中,还有那些恼人的摔门声,声声愤懑。无忧无虑的青春?不存...

1 / 11

吃鲸鱼的宇宙人

刽子手揸猪肉刀。
山顶洞有人,
鱿鱼变小丑。
邮箱: 730510603@qq.com.
新浪微博@吃鲸鱼的宇宙人

© 吃鲸鱼的宇宙人 | Powered by LOFTER